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ark.ZChou

Reporter

 
 
 

日志

 
 
关于我

报道摄影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2013-10-05 23:2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在蓝山县毛俊镇目击捕鸟现场,一人一小时捕杀候鸟七八只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夜里,打鸟人借助灯光的吸引,打到一只候鸟。(视频截图)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一只候鸟被灯光吸引过来,打鸟人拿起竹竿准备将其击落。 (视频截图)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一只候鸟被灯光吸引过来(视频截图)


        雾气笼罩下的山峰,一只白鹭朝探照灯展翅而来。捕猎者挥动竹杆将其击中,受伤的白鹭挣扎着往前飞,却撞上一张巨大的鸟网。

        这是926晚上10点,记者在永州市蓝山县毛俊镇一处山顶目击的捕猎候鸟过程。

每年910月是候鸟迁徙的高峰期,不计其数的候鸟从西伯利亚、内蒙古草原等地飞越湖南境内,到相对温暖的南方过冬。但在寻求温暖之旅时,许多候鸟被无情猎杀。今年来,桂东、炎陵、隆回、新化、蓝山等十县先后建立候鸟保护站。可在利益驱动下,捕杀候鸟现象仍不同程度存在。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蓝山县应该是今年全省捕杀候鸟最严重的地方。”今年四次到蓝山考察的湖南省护鸟营项目负责人茶米介绍。92527日,潇湘晨报记者到蓝山进行了暗访。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9月25日,蓝山县。志愿者们用车贴将报社LOGO遮挡,准备进山寻找打鸟人。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志愿者们在一起商讨进山对策。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报社的车跟着前方支援者的车辆进入毛俊镇。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记者随志愿者在雨中爬山寻找打鸟人。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因资金紧张,七八名志愿者只能租一辆小车进山。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毛俊镇后山脚下,车辆停下,准备步行进山.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山上隐约可以看到打鸟者吸引候鸟的电瓶灯光。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随志愿者进山,但是因为天黑,无法找到打鸟人进山的路,只能放弃,待次日做好准备提前进山守候。  

 

深夜,灯火通明的山头

         925晚上,记者和当地护鸟志愿者一起,来到蓝山县毛俊镇。在栗树脚村的村道上,只见后山山顶一片光亮,许多探照灯射出的白光映亮了整个山峰。

        “只要有这些灯光的山头,就一定有人在捕鸟。”60岁的护鸟志愿者宁之华介绍,捕鸟者利用鸟类动物的趋光性,用探照灯来诱捕候鸟。

当晚,记者和志愿者沿山路爬至山腰,却未找到通往山顶之路,只得折返下山。

926晚,记者在毛俊镇上洞村发现,一座山的山腰至山顶,至少有六盏探照灯在持续照射。

92425日,湖南省护鸟营志愿者茶米连续两晚发现,距毛俊镇政府不远的后山,有人用探照灯诱捕候鸟。

925晚上8点,湖南省护鸟营派出的工作人员蒋能杰在毛俊镇一山头发现数十人捕鸟,“一共有38盏探照灯在照。”

夜幕之下,一座座山头被耀眼的灯光照亮。一只只候鸟被死亡之光诱来,等待它们的是无情的竹杆和鸟网。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9月26日,在志愿者黄泽生的引导下,我们提前爬上毛俊镇后山蹲点等候打鸟人。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接近山顶一处打鸟人布下的网,用来捕捉候鸟。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穿过竹林,即将登上山顶。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志愿者黄泽生发现山顶一处鸟网缠着一只小猫头鹰。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小猫头鹰被鸟网缠着不能逃脱,看到人类很惊恐。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黄泽生剪开鸟网,帮助猫头鹰把缠在身上的网弄掉。 


被网住的小猫头鹰获救了

         926下午,记者在蓝山县护鸟志愿者黄生泽的带领下,从毛俊镇栗树脚村出发,花一个多小时爬上村后大山。

沿一条山路从山腰爬至山顶,记者发现三处打鸟场。打鸟场都位于斜坡上,场内树木被砍伐,形成约一亩面积的陡峭空坪。坡边有人工搭建的简易木棚,是捕鸟人的休息场所。斜坡的上方,一根根木杆沿场地撑起一张巨大的尼龙网。走近观察,网丝上依稀可见鸟儿挣扎后留下的羽毛碎片。

夜幕降临,在一张鸟网上,一只小猫头鹰被密密麻麻的尼龙网套住了。它一动不动,显然累得放弃了挣扎。看到人影走来,小猫头鹰惊惶地睁大瞳孔,眼边的黄圈熠熠发亮。

由于身上没带利器,志愿者黄生泽用打火机将猫头鹰周边的尼龙网烧掉,才将它解救出来。可是,一些网丝已将小猫头鹰的爪子和身躯牢牢缠住——显然,它曾试图逃出鸟网,可愈挣扎缠得愈紧。

黄生泽将小猫头鹰捧在手里,轻轻地为它松开网丝,有几根网丝将其颈部勒得发紫。 “不把网线全部解出来,它肯定活不了。”黄生泽叹道。花了约半小时,小猫头鹰身上的网丝全部解除。黄生泽捋了捋羽毛,将它放在手心。很快,小猫头鹰振翅飞向了自由的天空。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因鸟网缠的比较深,避免打草惊蛇,记者和黄躲到一处草丛中帮猫头鹰拆去身上的网。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拆网后,终于可以将小猫头鹰身上的网全部去掉,黄将小猫头鹰放生。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山顶一处打鸟人休息搭得窝棚,打鸟人经常通宵打鸟到天亮。

 

记者埋伏草丛,仍被捕猎者发现

天彻底黑下来了。记者和志愿者在一处打鸟场附近的丛林里中蹲着,等待捕鸟人的出现。山顶大雾萦绕,冷风劲刮,天空看不到月亮——护鸟志愿者介绍,这正是最适合捕鸟的天气。

晚上八点,山路上电筒光晃动,随后传来脚步声。一名捕鸟人出现了,他爬到山顶的一处打鸟场,查看鸟网上是否有收获。随后,他来到山腰处的打鸟场。几分钟后,打鸟场的一束亮光直射对面山峰。这是诈骗候鸟的死亡之光。

半小时后,记者沿山路靠近亮灯的打鸟场,在距其约15米处的树林里埋伏。

突然,一声鸟叫传来。捕鸟人放下竹杆,扑向鸟网,一只鸟被他抓住。记者伏在草丛中用相机拍摄,因为感光和距离问题,拍摄效果并不理想。

近距离埋伏10分钟后,捕鸟人四周巡查时发现了蹲伏的人影,厉声喊道:“谁?”记者与志愿者蹲着一动不动,但一束电筒光还是照过来。“谁?出来!”对方吼叫。志愿者和记者只得爬出草丛,走向打鸟场。

电筒光映照下,可看清对方是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一脸的惊讶和愤怒。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山顶,一个打鸟人布好了灯光和鸟网,等待候鸟入网。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鸟网一处破损,打鸟人将网补上。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打鸟人的袋中装了这一夜他打到的几只候鸟,不停的在袋中挣扎


蛇皮袋里,哀鸣传来

 “我们也是来打鸟的……”志愿者用当地方言告诉捕鸟男子。“来打鸟怎么鬼鬼祟祟躲着?”对方问道。显然,记者一行引起了他的怀疑。

“你们想看打鸟呀,下边还有很多人在打。”捕鸟男子开始下“逐客令”。没办法,记者与志愿者只得撤离。

在另一个山头,更多的探射灯在照耀。记者沿山路折腾了半小时,由于天黑林密,无法爬到亮灯的那处山头。

晚上10点钟,记者再次爬到第一处打鸟场,向捕鸟人表达买鸟愿望,被早有警觉的对方拒绝。随后记者提出想看看打鸟,学一学。捕鸟男子突然问:“你们不是记者吧,别害了我!”志愿者连忙出来打圆场。

谈话间,一只鸟迎着灯光飞来。捕鸟人操起竹杆扫过去,没中,再打,被竹枝扫中的鸟歪着飞向前方,撞上了鸟网。捕鸟人放下竹杆一跃而上,将在网上挣扎的鸟抓住,从网上解下来,塞进地上的一个蛇皮袋内,熟练地绑紧袋口。“就是一只黄鹂,半斤都没有。”捕鸟人似乎有些扫兴。

受伤的鸟儿在蛇皮袋内鸣叫,并使劲蠕动。凄惨的叫声此伏彼起——显然,袋内有多只受伤的鸟,也许有的已被打死。

“没多少,只打到五六只。”捕鸟人拒绝了记者查看蛇皮袋。他拿着数米长的竹杆,坐在地面的一个木桩上,警觉地等待着下一只猎物。偶尔和记者搭话,他说自己姓黄,是毛俊镇栗树脚村人。

20分钟内,捕鸟人又捕猎了2只鸟。有一次,一只庞大的白鹭飞来,被鸟网网住。志愿者黄生泽抢先扑过去,装作没抓稳将其放走。捕鸟人惋惜得直跺脚,“肯定有一斤多重。”

粗略估计,在一小时左右的时间内,捕鸟人捕获了七八只候鸟,有的鸟因伤势过重死亡。“今天的运气不好。”捕鸟人叹道。跟往常一样,他会在这里捕鸟至天亮。

不时蠕动的蛇皮袋内,声声哀鸣划破夜空,凄切得令人发悚。晚上11点多,记者和志愿者下山,只见对面一处山头,同样灯光闪烁。

这个夜晚,谁也无法知晓,有多少候鸟在南岭山脉的千年鸟道被迷失和捕杀。


捕杀候鸟,夜幕下的哀鸣 - Park.ZChou - Park.ZChou
 深夜,毛俊镇周围山顶隐约可看到许多灯光,都是打鸟人在夜中打鸟所发出的光。



End.


  评论这张
 
阅读(2802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